道家南宗武当太乙门内丹养生网
道家南宗武当太乙门内丹养生网

天道酬真

来源:本站   作者: 樊映培   日期:2016-07-16 10:42   热度:

              也许,有读者对近年曾出现于一些气功杂志封面上的一幅炼功照还有印象:在天寒地冻的高山之巅,竟有位壮年汉子身着一条运动短裤,赤身站在雪地上站桩。这位风寒不侵、英武照人的气功师便是武当太乙气功掌门人、武当太乙气功青城山国际培训疗养院院长、成都青羊宫武当太乙气功培训中心校长、四川省气功科学联合会名誉理事周壮先生。

       周壮先生在研习、传播中华传统道家南宗内丹术方面的造诣引起了气功爱好者的注目。
 

道之悟
   
       “道可道,非常道;名可名,非常名。”虽然道家鼻祖在《道德经》之提笔开篇便已明示后人:大道无名,不可言思。但是千百年来,古今传法布道、修身养性之士却无不以奉悟大道为最高理想。道在何方?各家传法布道之经论如山似海,非慧根具足、得名师点拨而修持有法者,难着其边际。观当今正不断涌现的气功大师、宗师、掌门人等,虽多皆光焰如火、道貌岸然,然而辩其言旨,或以玄论玄,虚实难明;或以管窥豹,难尽其义。颇有“法不合道,以多闻强识,自生小法傍门”之嫌,而鱼目混珠者亦不乏其人。真正得大道者,实在不能说多。
   
       周壮先生是否得道?是否明了大道?笔者不敢妄言。但读过他近几年先后发表于气功、宗教刊物上的几十篇研究文章后,却不能不对其纵横驰骋、脉理清晰的文思,对其文献考释之精到,以及不泛雕饰之文品油然生敬。

       “道”在何方?

       周壮先生有这样一些悟解——
  
         “大道者,无言无名也。古人说‘妙道难窥’,但修炼只要得法,仍然可以体悟‘道’是‘真实不虚’的;
  
         “炼功修德,关键在不著于身心迹象之间。‘天得一以清,地得一以宁,神得一以灵。’炼功者不可追求功法的复杂为满足,贵在精一;
   
       “‘心安而虚,则道自来。’修炼者切忌想入非非,急于求成,必须注意量变与质变的辩证关系。
 
          “性命双修,动静相兼是辩证统一的,不能将他们完全对立开来。由静而动,由动而静,都可以性命双修。传统道家内丹功,重视静功修炼,不能认为是修性不修命,是由静而动,静极生动。这种动,绝不能片面理解为肢体的动,主要是内动。
 
          “《太乙金华宗旨》曰:‘往古来今,只此一道,名之金华’,‘金华即光,光是何色?取象于金华,亦秘一光字,在内是先天太乙之真炁’,所以修道即是修炼内炁也,而不是卖弄江湖小术,更不是宣扬封建迷信;
   
        “所谓‘性命双修’,是从性功入手,还是从命功入手?一字之差,功效却大相径庭。道家南、北二宗都是吕祖真传,北宗崇尚‘吾宗惟贵见性,对水火配合其次也’(《长春祖师语录》),其主要代表人物‘七真’平均寿命约为65.6岁,最长寿者丘处机年仅79岁。而南宗重视‘先炼铅汞实腹,再行抱一之法以虚心’(《悟真篇注》),其代表人物‘五祖’平均寿限达到百岁以上,最高寿者石泰享年137岁,最短寿者开山祖师张伯端也达到98岁。修炼应当如何下手?应当以史为鉴。
 
         “一般气功都说精气神,而《内经》却只说神气,而不说精。原因何在?这是因为精气都源于肾,‘同出而异名’(《道德经》),《性命法诀明指》曰:‘顺出阳关是精,能生人,逆回阳督脉是元气,能作丹’。道家采用逆法炼精化气,这是性命双修最关键一步,应求明师指点。

       “大道者,阴阳也。初炼之法,凝两眼神光,下照丹田,即使心火真水与肾水真火之阴阳交融,黄芽即生。片面将阴阳之道理解为男女采补之法,绝非大道,虽然采补之术并非全无理论及实践基础。精乃人体生命活动最基本的物质基础,不漏是结丹的前提条件,不少修道者功力上不去,往往由于跑丹造成的。”
   
       诸如此类的一些悟解,对炼功未得其门者是否有着一些实际参考意义呢?
 

师之缘
   
       记者向周先生打探他学功悟道之经历,不想年届六旬的周先生竟也热泪盈眶,异常激动起来。
   
       “师父找徒弟,真是一点不假。我能跨入气功修炼者行列,并且有缘略窥道妙,实在应当感谢师尊武当一清真人的接引和教诲。”周先生从头道出了自己多年学功的经历。

        四川川中广安县乡下有一殷实人家,户主人称“周善人”。他好修桥补路、济贫扶困之善,但是久娶无后。好在他行善无悔,到快60岁时,终于有了一颗独苗,这孩子便是周壮。由于父亲老年得子,周壮从一出生,便体弱多病,经常病得死去活来。大约十来岁时,周壮患了一次重病,医生已不愿再出方,让周家为周壮准备后事。有一晚,小周壮奄奄一息,忽然看到一位青衣道长端着一碗水向他走来,道长站在周壮床前一语不发,突然喝了一口那碗中清水,向周壮头部喷来。周壮一下子便被惊醒过来,却发现床前什么人也没有。奇怪的是,自那以后,小周壮的病情却逐渐好了。

        数月之后,小周壮在河边玩戏,意外碰到一位似曾相识的老道长。周自幼酷爱武侠小说,便萌生向这道长学功夫的念头。周壮尾随道长到广安县城外的破庙兴国寺,但道长对小周壮并不理会。但刚十来岁的周壮一到晚上,便不由自主地到寺前寺后一语不发地陪伴道长伫立江岸,任江风渔火由远而近,由近而远。数日后,道长终于对这痴心不改的幼童开了口:“你娃娃这么晚了,老跟着我干什么?”“我要拜你为师,跟你学武功!“武功?我不教!可以教你一些别的功,学不学?”“要学!”周壮跪下便是几个响头。道长会心一笑:“不能这样拜师!”就这样,道长与周壮结下了师徒关系。后来道长承认:“我就是那个向你头上喷水的老道。”这道长便是令周壮永世不忘的恩师——武当一清真人。

       这武当一清真人,清瘦敏慧,功夫非凡。拜师之后,周壮每晚随师父躲到城外大江对岸早已闲弃的魁星楼上学功炼功。师徒二人时常对膝盘坐在顶楼,中途睁眼时,小周壮常常发现师父浮在半空,而且仍保持打坐姿态,纹丝不动。有时,在江那边炼功,突遇暴雨,过江渡船不开船,师父便叫小周壮把眼闭好,周壮刚一闭眼,身子一晃便回到了几公里外的家中,而且衣服一点未被淋湿。大约三年中,师父向周壮系统传授武当太乙刀圭法诀。炼功后周壮身体日渐强壮,读书也更加用功,还出了透视、遥视等功能。

        1950年师父突然告辞,临行前特别叮嘱周壮:“以后你不要炼功了,否则要给你带来灾祸。”师父还将周壮早已开启的天目等穴给封闭了。此后周壮用功读书,成绩拔尖,并长期担任学生干部。1960年,周壮以优异成绩考入四川大学哲学系,成为本乡第一个进城上大学的农家学生。进大学后担任团支部书记等职务。由于学习任务繁重,事务工作太多了,加之“三年困难时期”及“文化大革命”的折腾,先后患了“溃疡病大出血”、“慢性肾小球肾炎”、“血尿”、“高血压”等重病,二十多岁的周壮竟成了头发花白、稀拉、反复住院的“半条命”。

       1967年,正当周壮病魔缠身,无力自拔的时候,朝思暮想的武当一清师父突然来到周壮家里,并把周壮领到成都青羊宫中“说法台”炼功。师父告诉周壮:“青羊宫相传为老子第二降生地,这‘说法台’是老子给关令尹喜说法的地方,你今后可以经常到这里来炼功。”按照师父的教诲,周壮恢复了炼功,很快生命活力又回到了身上。各种顽症也不药而愈,华发转青,随之而来的便是丹成功就。二十几年来,周壮“遍体充实,不畏风霜”,一直单衣过冬,从不生病。有记者不相信这个“半条命”可以风寒不侵,便在滴水成冰的隆冬时节邀请周壮上“九峰”、登“峨眉”。周壮一一应邀,仅着一身单衣陪同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的记者们登上峰顶,无论风吹雪打,皆必脱去长衣长裤,在雪地上炼一阵站桩功或坐功。记者们无不感叹:这气功中的学问实在太大了!
 
道不远人
   
       周壮决心把研究、弘扬气功科学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。他放弃了教育部门晋升的机会,全身心地投入气功事业。他更加刻苦地炼功,同时购回《道藏》等气功理论巨著,不断从历代气功家修炼心血结晶中汲取精华。为了让“武当太乙气功”这一千古不传之秘功在新时代里焕发更大光彩,周壮先生按照师尊武当一清真人“普渡有缘人”的宏愿,在德高望重的四川省佛协秘书长贾题韬老前辈等的鼓励下,逐步开展小范围的传功活动,得到了社会的肯定。1990年,周先生又在道学界的支持下,在著名的道观成都青羊宫“设坛”,办起了“武当太乙气功培训中心”。上万名学员参加了周壮先生主持的气功培训班。还有日本、香港、台湾、美国、新加坡、法国、菲律宾、加拿大学员登门求教。近日,由周壮先生担任院长的“武当太乙气功青城山国际培训疗养院”也已剪彩,应邀待办“道学研究院”的事项正在提上议程……
   
        面对门风日隆的业绩,周壮先生颇感振奋,却很难在其举止言谈中看到目中无人的江湖派头。他说:“武当太乙气功能得到社会的肯定,特别是受到学员的欢迎,不是我个人有多大的神通。只因为‘武当太乙气功’确实是历代祖师长期修炼总结出来的正宗内丹功法,与某些自编自成的流行功法相比,虽然不为太多人了解,但在治病、强身,特别易于成丹等方面,确有十分肯定的显著效果。当然整个现代气功能有今天这样大好的发展局面,严新等著名气功家作出的努力与贡献功不可没!”
   
        他还随手递给记者很多学员的炼功心得。从中,我们感到周壮先生对本门功法的评价似乎不算过头。
   
        某庙道士宴某随同周壮先生习炼武当太乙气功半年,即达“单衣过冬,不管落雪、下雨、刮大风,都不觉得冷。炼功时足麻如电,身体发热,丹田发热,一身轻松,飘飘欲浮。”
   
       四川广安县教师刘心仁,“1990年11月诊断为鼻咽癌,鼻血不止,吃药打针都止不住血,12月份在青羊宫学炼太乙气功,一周后鼻子出血停止,3周后,颈部包块消失,3个月后病已彻底治愈,经多次检查,一切正常。”
   
        25岁的成都青年邓虹嵘,11岁患肝硬化、脾肿大、腹水、胃、十二指肠溃疡,双目弱视,医生早就说“这孩子没救了。”就是这位曾被病魔折磨得死去活来的老病号,1992年学炼太乙气功,半年后感冒根除,胃溃疡、十二指肠溃疡痊愈,肝脾功能恢复正常,视力大大提高。面临滴水成冰的隆冬,也只穿单衣,颇使小邓的同学们感到意外。
   
       这套传统道家养身功法,还使很多曾经习炼过多种其他功法的气功爱好者,体会到了传统功法的价值。江苏省兴化市气功研究会功理功法委员会秘书长鲁玉元先生,曾经习炼过多种流行功法,并参加过某功法的创编,曾撰写论文数十篇。他抱着“试试看”的心理参加太乙气功函授,收到教材后,“粗看一遍,当时很感失望,认为此功法太简单了,感到上当了。”但是第一次炼功,他便“顿感全身发暖……收功后,我就脱掉一件大衣,穿一件单衣而不畏寒冷……使我真正体验古传‘真经一页纸’的奇迹。”湖南省双牌县城关蒋迭村老先生多年学炼了很多功法,几经艰难困苦的磨炼,病情虽略有缓解,但又增加了一些新的病种。学炼太乙气功20余天,最根本的一点,不怕伤风……“我今年60多岁了,性功能早已衰退,可是炼太乙功20余天时,竟恢复了性功能,这真是奇哉!怪哉!真是神功奇效所产生的奇迹。”
   
       从学员们的炼功心得反映,太乙气功在治疗遗精、阳萎、胃肠病、心脏病、高血压、关节炎、鼻窦炎、前列腺炎、肝炎、支气管炎等多种慢性病方面确有突出疗效。其中反映炼功后抗寒能力显著提高者尤其突出。周壮先生说:“《太乙金华宗旨·证验章》指出:‘遍体充实,不畏风霜’是命功的检验标准,也是结丹的前提和必然结果。达不到增强体质、根除感冒,而称结丹纯属无稽之谈。”
  
        问及“太乙气功是否较易激发特异功能?”周壮先生不无激动地说:“我觉得传功者不可以用‘出功能’引诱学员。学功者也不应追求‘神通’,应把强身治病、延年益寿作为主要目的,这是传统功法的基本特色。神通只是炼功的副产品。我们不少学员短期内出了看光、透视、遥视等功能。四川合川县封亮炼功后治好了多年的遗精顽症,并在无意间遥视其母在家情形。不求自得,求而不得,在气功里有很多例证。”
    
       记者曾试图探问周先生“有何神通?”周先生不假思索在回答道:“我幼年随师父学功,曾很快出现透视、遥视等功能。后来师父离开时,要我中断炼功,又给关闭了。这几年,有学员来信说他们曾在功态中见到我为他们灌顶。四川某县还有位学员说她因失恋,曾绝意告别人世。有天晚上她关上门窗,打开煤气,躺在床上,想一死了之,昏睡中突然看到我到了她的屋内,并关上煤气。当她醒来时,去检查煤气开关的确已经关上。她给我来了封长信,叙述了这个过程。这大概是一种气功所谓的缘份吧,也许是一种巧合。不过,我每晚炼功,元神出窍后,确实要到各处去看看,了解学员的情况。至于搬运术,我还没有尝试过,所以不敢说有什么了不起的神通异术。”

       这就是“武当太乙气功”掌门人周壮先生。
 
《中国气功》1994第11期

南宗太乙之家QQ群:515612177 咨询电话:18782466909  13890131155